莱芜市人民医院
查看: 2968|回复: 0

[职场八卦] 赵薇:我还是那个姑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6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在首次导演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获口碑和票房双丰收后,赵薇时隔两年后再次回到表演上来,在陈可的电影《亲爱的》中搭档黄渤、郝蕾等出演一名农村妇女李红琴。影片在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展映时收获好评。有人认为赵薇这一次是颠覆性的表演,《亲爱的》这部电影因为有了赵薇的演出,将一个“打拐”的社会话题再次推到公众的面前。
    在阳光传媒录音棚中,赵薇接受主持人杨澜的采访,首次谈起了拍摄过程中的各种细节,并透露自己将很快跟好莱坞华裔导演林诣彬导演合作,拍摄一部反映中国人闯荡好莱坞的电影《致我们突如其来的爱情》,有意思的是,在片中,她终于可以跟自己的老同学黄晓明一起演对手戏了。
240531.jpg
  最难的是演一个满口方言的农村妇女
  在 《亲爱的》的这部电影中,围绕“打拐”这个社会话题,赵薇在片中饰演一名叫李红琴的农村妇女。赵薇告诉杨澜,这是自己第一次跟陈可辛合作,“他拍了那么多电影,我没想到他给我一个这样的角色。”不过“打拐”这事距离赵薇不遥远,因为她也是一位母亲,平常社会新闻也看了很多。最大的顾虑是让她饰演一个满口方言的农村妇女,当初设定要讲一口山东话,“我怕自己做不到,变得不伦不类。”
  《致青春》后,赵薇差不多两年多没有演戏了,她对表演的热情已经变得非常强烈,于是她又跟导演再一次见面聊天,想了很多方法,最终打消了顾虑,觉得自己能够解决这些障碍,“然后就去演了。”
  李红琴是一个复杂的女人,她是一个人贩子的妻子,她破坏了其他人的家庭,既有可恨的一方面,但又有自己的脆弱和无助。这个人物身上有着人性中最邪恶和最温情的一面。赵薇坦言,“其实角色的身份是正面还是反面,对我来说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觉得不管是演正面的形象还是负面的形象,好角色最终展现的是人性中的美好和有光芒之处。对李红琴的偏见,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更大的挑战。”
  当第一次看剧本时,赵薇发现自己想象要演的人物时,脑海里一片空白,没有画面,“因为我特别具体想着山东口音的农民,想象她碰到这种事情的反应,还要讲着满口的方言,我脑海中竟然没有任何的画面,这也证明这真的是我完全没有触碰过的一个领域和一个角色。对我而言,我觉得每一场戏都挺难演的。”
  后来陈可辛导演安排演员们去见了真实生活当中的这些人物。不过赵薇始终没有见过电影中的人物原型,“我看了一下她们的资料。”
  “你是什么时候真的触碰到这个人,相信自己真的能够成为她呢?”杨澜问道。
  “当我决定真的要演了,”赵薇回答,她觉得,作为一名职业演员,不是每一次跟角色的相遇都是“以一见钟情为前提的”,人跟角色也是一种缘分,李红琴这个人物肯定不是自己一见钟情的角色。
  接拍这部电影一度让赵薇有点坐立不安,但她决定让自己不再纠结在是否能演好这个角色的情绪上,她很快拿出剧本,在家里花了一两天的时间,用方言在练对白。她还将山东方言改成了安徽方言。
  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这些看似很平凡的对白,每一句话都能打动自己的内心,“你内心被情绪带着走,我已经找到她了。”
240531.jpg
    第一次体验到拍戏没有被人认出
  在电影中素颜演出,对赵薇来说完全不是个事儿。他最早跟谢晋导演学表演时,谢晋导演常说,作为演员,就应该不顾一切地牺牲自己的所有去完成角色,不要老端着自己的明星身份。这一点,她非常认同。
  电影中有一场在罗湖火车站的戏,片中赵薇慢慢着拖着行李箱在走。“不说一声,旁边的人都认不出我,我在那儿走来走去,近十年来第一次体验到,旁边人看着就像空气,他们真的没有认出我。”
  这是一次最本真最自然的表演体验,赵薇不用考虑到人物好不好看。“就是不要太有修饰感,像那样的一个角色,我觉得平时看她的人很少,她呈现的是自己最自然的一面。”
  另一场戏,黄渤和郝蕾到村里发现他们丢失的儿子,赵薇在后面奋不顾身地要去追回来。中间还发生了扭打。赵薇透露,这场奔跑戏就拍了三天。她笑称拍戏时,黄渤和郝蕾跑得很快,“阴魂不散。”但从李红琴的角度,自己的“孩子”被人抢走了,“我哪怕跑的,原本没你快,我现在也可以跑得更快。”
  至于跟郝蕾在片中的扭打戏,都是真打,也根本没有设计和彩排,把自己往水泥地上一扔,“皮几层都没了。”
  以前当偶像时,赵薇在拍戏时老觉得自己会有无法达到了表演情绪,“就会有很多焦虑,”但这次拍摄《亲爱的》第一天开始,她就觉得,这个人物离自己非常近,“可能我也两三年没演过戏了,真的机器在拍我的时候,内心有点热血沸腾。”
  她用“久别重逢”来形容自己面对摄影机时的心理状态,“这两年都是我在摄像机后面去拍别的演员。这一次摄影机终于又回来看我了,老朋友又来了。终于可以去表达了。”
  即便是专业演员,也有演不动的时候。赵薇透露,片中自己爬窗户看孩子这场戏,一直拍到子夜一点,拍时自己身体非常疲惫,演的时候,比别的戏要累。拍时就感觉自己找不到感觉,“也不可能跑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去找感觉,走也走不了,脸撇一边,真的太不靠谱了。”
240531.jpg
    一直红下去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吧。”赵薇说,自己希望女儿能够快乐成长,在女儿面前,自己主动配合她,“她想干嘛,我配合她。”
  有一次带女儿坐飞机,女儿发现一摁座位上的一个按钮,灯一亮服务员就会来,“她一会儿就摁一下,空姐就过来了。她也知道需要找理由,要不然不行,就举出各种理由。我说你别摁了,人家很辛苦的。我就假装看杂志,她一摁,我就装傻,让她自己解决。”
  《亲爱的》聚焦于“打拐”这个沉重的社会话题。赵薇说,陈可辛导演用了聪明和智慧的办法去表现这个残酷的主题,让每个人都能够接受它。但影片更多的还是在表现人与人之间的爱。“打拐很多人有点望而生畏,要不要遭罪,其实在电影里面爱的东西更强。”
  赵薇告诉杨澜,对于自己来说,人生的一个最大的转折点之一是当初自己决定回学校上学的这个决定,做这个决定时,自己隐约中觉得会对自己的人生轨迹带来改变。
  “一直红下去,这是一个非常可笑的一件事情。”赵薇强调道。
  “你想想看,我们认识的老演员如秦怡老师等,她们在青春年华的时候,名气不比你现在红火的时候差,甚至更大,时代就是这个样子,你是可以有一天冲到当时最高位置,但在整个历史长河里,你还是沧海一粟,所以不需要去追求那种东西。对我来说,早一点做这种心理建设是很健康的。”
  她眼中,明星是非常虚荣的职业,很容易被虚荣心带走,观众喜欢你赞美你,连你的缺点也会说成是优点,你听多了之后,可能你自己也以为是这样的。你没有在真正社会环境中生活过,但“当你扮成李红琴站在马路上,没有人会夸你,没有人会多看你一眼,这就是真实的人生。”
  影片结尾,李红琴得知自己其实是可以生孩子,并且已经怀孕的时候,脸上写满了复杂的表情。赵薇说,自己当初也不知道怎么演,该怎么演。她觉得,对于女人来说,情感认同很重要。“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演,导演也不是很清楚怎么演。我们就用一个最笨的办法吧,把各种可能性我全给你演了。”最终赵薇就各种情绪拍了三条,每一条大概哭了一两分钟,“你想剪哪一种都有”。
  戏中有多场哭戏,对于哭戏本身,赵薇觉得不难,“但是呢?你的每一次哭,你的心真的会疼,心会真的纠结,特别是受伤的时候,心脏会自动的揪一下。情绪能让你的生理上产生一个变化。”好的哭戏能够让你的心确实是有被扭到的感觉。
  虽然认同于演戏时要对人物“感同身受”,但赵薇告诉杨澜,作为一名专业的演员,自己现在尽量做到“戏是戏,人是人,演完散场。还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我这方面做得还行。”
  没有当母亲前,赵薇在拍戏时会体会一下母亲的感觉,“幻想着它特别伟大,然后去表演伟大去了,”但是当自己做了母亲后,“你就发现母爱是一种自然流露,不需要刻意表现出来自己多么伟大。”
  作为演员和导演,出门拍戏是常事,这一点,赵薇觉得很正常,她说自己拍戏的时候,“很少想家里的事,但是我回到家里以后,我常常忘记我是一个演员。”
  赵薇的女儿已经4岁多了,现在拍戏时,跟女儿见面的方式就是视频,“不过视频时常常不理我。她没心思跟我说话,人家很忙,我也就心理平衡了。”
240531.jpg
    跟做导演相比当演员太轻松了
  聊起编剧李樯。赵薇说自己喜欢在各个领域中特别有见解的人,“我们是做电影、做表演这一行业,看到同类里面有特别高见解或者能力的时候,就很向往。这跟金钱无关,我再努力成不了李嘉诚,我根本不羡慕你。你很有才华,就是很向往。”
  第一次见李樯很意外,平常赵薇不喜欢客串演戏,为此得罪了很多朋友。唯一的一次是在许鞍华导演的《后姨妈的现代生活》中客串了15分钟。拍前导演建议她去见见编剧,她当时觉得有点奇怪,抱着打发的心态跟李樯见了一面,没想到一聊后相见恨晚。
  李樯常常“严厉批评赵薇”,让她清醒。“他说这个社会包括这个行业内,有些年轻演员肤浅和没文化,他不愿意跟明星交朋友,觉得一些女明星,根本没法聊,太苍白了,他抨击对象正好是以我为代表的。”
  “当然了,他现在也在批评,批评别人的时候,自己更加高大了。”赵薇调侃道。
  当导演拍《致青春》对赵薇来说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体验。她透露自己曾经连续30个小时拍摄,中间只睡了一两个小时。“当时去拍大马路上的车,站在那里,真的有灵魂出窍的感觉。”影片最大的收获之一是,拍摄一部《致青春》,相当于在三部电影中表演的经验。
  回到表演上来,她觉得很幸福,因为跟做导演的辛苦相比,当演员太轻松了,“就是在一切准备就绪后,在镜头前表演一下而已。”
  今年她接了三部电影一部电视剧,重新回到表演领域,动力十足。“这一阶段的人生规划,确实是应该多一点在工作上或者什么的,不光为了生活的安定本身吧。”
  “如果今天你遇到当年的小燕子的话,你会跟她说点什么呢?”杨澜问。
  赵薇想了一下,“我会跟她说的,你挺不容易的。”
  赵薇说,自己是一个心智比较晚熟的人,长大的过程一定会有很多痛苦,很多委屈,“也有很多考验磨难。”
  “将来还会遇到很多不容易。”杨澜接话。
  “你才比我大几岁,别吓我啊!”赵薇连连摇头。庆幸的是,她觉得这些年来,对于自己喜欢的事情,尤其是对的事情,自己还是很踏实的一个人。“我觉得我内心没有那么浮躁,当然到今天说自己没有浮躁,我都这么大了,真的是。”
  对于她来说电影是饭,不吃不行。“我真的是觉得离开我现在做的事情,回到生活当中,我一点都不优秀。这让我很挫败。”
  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挫败感,赵薇也一样,“我觉得自己其实生活很低能。我关键对生活的东西不太爱用脑子,没有太多生活的智慧。不过一到工作的时候感觉就好了。”
  对于导演这个职业,赵薇说,自己正在筹备一部新电影,“目前只能说是有关现实主义题材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济南头条|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关于我们|   联系邮箱:516311696#qq.com(#换@)

GMT+8, 2018-8-18 05:18 , Processed in 0.169404 second(s), 26 queries .

济南生活网 © 2001-2018  ( 鲁ICP备11035221号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